趁著期末剛剛考完試,週五口譯老師請了兩位學姐回政大分享實務經驗,在上過一個學期的課之後,聽分享會也許會有一些衝擊?啟發?口譯,我曾經當作可能的出路,如今是如何看待這個技能 (自己是否能談得上「技能」二字,存疑)?

還記得大二時曾經參加翻譯 (筆譯) 實務的演講,當時一位學姐就面帶苦笑地跟學弟妹說:「翻譯,是孤單的。必須能活在自己的世界,享受在文字之中。如果你熬得住孤獨,這條路就很適合你。」自認為對文字熱愛程度應該會很適合,我就曾經嘗試接一個論文翻譯工作,但跟著繁重的課業勉強熬了一年後,或許是能力不足,也許就是熬不住那份孤獨了,最後還是把工作辭了。

這次學姐帶來一個很重要的觀念,Your English is bad, your Chinese is worse,我們經常急著訓練所謂的語文能力,卻忽略了語言本身還有文化思想在背後,對於自己的母語更是,我們大學讀文學作品時還多多少少有充實一下文化背景,但卻沒有充實中文的背景知識,口譯工作是對於語言的一種重新省視,不斷往兩種語言更高的境界鑽,除了語言能力外,門面、人脈、應對也是口譯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口譯外表光鮮亮麗的工作下,其實是有許多黑暗面的,工作緊繃、作息不正常都不需要說,訓練過程的刻苦更是難以比擬的,過程中卻時常被忽略、忘記,無疑的,翻譯是一份有些孤單的工作。

不過也不代表修過課就應該以成為口譯員為目標,這一次分享會得到最珍貴的東西是了解到一個口譯員如何充實自己的語言能力,以怎樣的學習態度克服學習時遇到的困難。他們可能無時無刻都拿著一支錄音筆不時訓練自己口條,遇到不熟悉的案子就必須去看相關文章充實知識,平時也會讀一些經典散文,學習著優雅的語言表達與用字遣詞。

學了四年的語文,從不懂到更不懂,最後出來仍然茫茫然於未來的路,好像越是學習,生活更加複雜難以預測;為了尋找美麗背後的真理而學習,卻發現現實經常是醜陋的。英國詩人Wordsworth 曾在他的詩 “The Tables Turned” 中寫道

Our meddling intellect
Mis-shapes the beauteous forms of things:—
We murder to dissect.

詩中意境簡單說,知識讓我們失去單純的美感,無法以小孩子的心去體驗周遭的事物。好像想要知道魔術背後到底原理是甚麼,知道了之後,卻少了一份新奇感。

但也許這個交換是值得的吧?看似以單純換得了知識,但不一定:我們不會因為知道了彩虹的原理而覺得它很醜,也不會因為分析了一首詩而使得文字寓意變得稀鬆平常,無知與知識攜手並進的。學姐儘管在口譯界遇到多少難以忍耐的挫折,卻仍然知道這是自己所愛的,因此也願意犧牲也許是青春、或是歡樂以換取夢想。我們因為學習,才能有更深的領悟;我們可以不斷改善物質或精神生活、升學、升遷、忙事業、求知,但那份單純,卻仍然在記憶中保存著,不會被磨滅。

語文也是、未來也是,這是對自己的期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eslunae 的頭像
Dieslunae

Dies Lunae

Diesluna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