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

不知道用「終於」來形容碩一結束的感覺恰不恰當,在最後一堂課報告完,在自己椅子上開始半放空時閃過腦海的第一個詞。但碩一確實結束了,在數位所修課除了研討課之外暫時告一個段落?直到進入暑假快要一個月,才逐漸意識到作為學生這件事情的意義,從大學畢業那一刻,開始有了變化。

你的領域是什麼? What is your field?

輾轉我來到了法國,身分是一個實習生,其他人大多都是博士、博士後、工程師、教授了。茶餘飯後大家最喜歡問的問題就是「你最近在研究些什麼?」,在討論一切一切的旅遊、飲食、文化、語言差異之前,他們希望先就專業的角度認識你。一開始以為稍微簡短介紹一下就好了,沒想到他們下次會再問一次,一直追問更細節的地方,技術?理論?實作方式?重要性?應用?未來發展?喔!你是不是跟某某某人的研究領域在哪一方面有重疊?聽他們自己的介紹也發現一點都不馬虎、鉅細靡遺,一定要說到你懂為止。

在進數位所後,在課堂上老師要求,課堂外同學親朋好友都想知道你在讀什麼。數位內容這個謎樣的詞往往都會燃起幾分鐘的好奇心,想確定一下,怎麼好像沒聽過?一開始很厭倦,聽者無意,說者無力,但慢慢地會試著解釋,如果聽者有興趣,就會在深入說明課程、專案、研究方向,從不懂到懂,直到最後看到聽的人不是敷衍地說「很好啊。」,而是會心一笑說:「咦?這還真的蠻有趣的呢...」,心裡也會一笑:是啊,是蠻有趣的。

在這漫漫的尋找興趣的過程,學到最大的教訓就是不論讀什麼、做什麼的,請不要懶得解釋,也不要停止尋找所愛的東西,直到有一天,也許這份熱情就可以感染其他人。

跨領域,跨到月球去

說到跨領域,應該是讓人最驕傲又最敏感的詞,有時像是時代潮流,但又意味著樣樣通、樣樣鬆,甚至有一次聽到一個比較激烈的說法:還沒有看到產出任何屬於數位的東西。

當然,是沒有這麼嚴重,是真跨領域,還是假跨領域,都不可能抹滅的一點就是所有這些題目,沒有一個領域以上的知識,是不可能完成的。不過認同這件事情就沒有那麼容易了,是進入數位以來最大的一個挑戰之一,當你無法用那個領域的語言跟別人溝通,傳統來說不論是資訊或是傳播,就不會得到這個領域的認同,不論你題目再怎麼創新,都有一個堅固的門檻說著:「先進門再說」。

在這學期修的課程中,除了數位本身的,有傳院的也有資科的,經常就會聽到一些身為傳院或是資科的學生應該要有的素養或是認知。到底是該試圖達到所有這些要求?而或是走自己的路?想到要達到所有要求,就感覺好像兩座巨大的山壓過來,喘不過氣;但若走自己的路,腦海中又浮現一隻毛被拔了一半的雞,羽翼不全。

這學期有一門課的老師在期末專題發表後,對我說了一句令我印象深刻的評論:「以專業的角度可以挑剔的地方很多,但是沒必要。你又不是要達到完美,只是要達到你的目標。」從別人的眼中看出去,看到自己的東西,看到了瑕疵、看到了許許多多沒有考慮周全的地方,但是同時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也許是一些理念、夢想、企圖心,而那個是每個領域共通的語言。

如果傳院是隻鯨魚、而資科是隻海鷗,我也許可以安於當一隻企鵝,你可以笑我不會飛、譏我游泳不持久,但如果有一天我帶著幾條魚登門拜訪,希望我們還是可以同桌分享一份美味、愉快的收成。

學你所愛、愛你所學

碩一下,結束了。一年就這樣過去了,接下來似乎剩下的目標就是專心地把論文、計畫像收拾行囊一樣好好包好,準備下一趟旅程,有一些東西是我一直都愛的,我會好好愛護與收藏,但有一些東西是沒有預期的獲得,在這長長的人生道路上我會慢慢學會去愛、珍惜。

當然,還要樂活。當我獨自坐在布雷斯特海岸時,吹著海風、啃著法國麵包,看著一個個帆在水波中起起伏伏,覺得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比這個快活的事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eslunae 的頭像
Dieslunae

Dies Lunae

Diesluna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