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來、三齣戲、三批觀眾、三種不太一樣的工作,而現在是終於可以回歸正常生活了...嗎?

是我的正常生活還是平均值的正常生活?

請說清楚: 27學分、兩個蓄勢待發的專案、三期系刊、以及平均值的大四生將畢業之下,這個時節、這種氣氛、這美麗的烏來小溪中的魚,告訴我: 該如何過一個正常人生活?

畢業公演結束約三個月了,除了一種希望跟大家再多一點相處時間的心語外,幾乎說不出甚麼話,只好把畢演當作戲概期末報告,打了兩千字送出去,而「英楚得」佔了報告內容的1998/2000 (三個字重複唸666次,前面再加「我愛」就對了)。而我上週四又看了一次錄影,然後就去上民概。

戲概公演大概結束約兩個月了,不知道是一種畢演的後繼無力還是用最後力氣多做一些,但跟一群以後再合作演戲機率近乎0的人排練,可以說是難能可貴的經驗。

春酒表演結束不到兩週,大家就開始真心話大冒險了。其實幾任都沒關係,在哪也好,就是連續兩天三次的拷問有誰承得起? 我皺眉頭不是我不喜歡那一型,而是在思考...「我到底要擺怎樣的表情大家才會停止問呢?...嗯皺眉好了...啊...失敗了...那該換表情了。」

而今天遲到的人怎麼沒有罰酒三杯? 而今天研究所考試的人怎麼一下就散了? 而不知道烏來今天天氣如何,或綠島? 而我要去收一下我快烘乾的衣服了。

所謂正常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eslunae 的頭像
Dieslunae

Dies Lunae

Diesluna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